沈逍。

【玄亮】所谓蓝切黑

*现代校园趴
*cp是玄亮
*学生会会长大宝备×学弟亮亮
*短篇
*超级ooc
*文笔吃屎,构思垃圾,作者咸鱼

-
男孩子认真做事的时候总是很惹眼。现下面容冷峻的男生认真提笔书写,对面坐着同样认真的学长双手撑脸看他,光从窗外打进来,两人同样灿烂的蓝发镀上一层金边,好看极了。

“小亮亮真的不考虑加入学生会嘛?”
“抱歉,亮只爱学习。”
“小亮亮——”
“午休时间,请安静一些。”

——以上,俨然成了稷下学院a班学生的午休日常,大家早就对刘备学长每天中午12点的准时光临习以为常,甚至有部分人当他是生物钟——什么时候刘备学长来了,就什么时候去吃饭。这比铃声还准时。

当然,槽点满满的刘备学长来也是有理由的。今年的学生会缺少人才,作为会长的刘备自然要担负起招兵买马的责任。他想收揽的人很多,尤其是像诸葛亮一样全校公认的天才,是值得会长亲自出马招揽的。可惜这朵高岭之花沉迷学习并不想和他们同流合污,枉费会长大人一片苦心,独独败给了满篇的试题与鬼画符似的数学符号。

不过好在刘备耐心好,也不知是什么力量支持着他一直纠缠了诸葛亮快半年。这事已经人尽皆知到a班化学老师放学后都语重心长地跟诸葛亮谈心:“我说阿亮,那个学生会长不错啊,你要不要考虑答应他?人家可追了你小半年了,换了别人哪能忍得了blablabla”

诸葛亮:……。

直到今天他都忘不了跟化学老师谈完心出办公室的时候身后众老师诡异的目光。

-
平心而论,诸葛亮认为并不是不能加入学生会。但是每次他想答应时,脑海里都会涌现刘备第一次来找他时的样子。

那是个雨天,天有些冷,他撑了小伞裹紧领子往图书馆跑,在经过小花园的时候被叫住了。他回头,看见刘备冒着雨叫着他的名字往这边跑。
那时的诸葛亮还不认识刘备呢,于是出于同学间的礼貌他站住了。或许实在看不下去刘备被淋的狼狈,他向刘备递出了手中的伞。

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是青春的时候,无论做什么都带着一股子冲劲。他听到刘备有些沙哑却温柔的声音,或许是雨声沙沙沙的缘故,总像隔着层膜听不真切。
他说:“诸葛亮,我可以叫你小亮亮吗?我喜欢你很久了,你愿意加入我的学生会吗?”

毫无逻辑的一番话,就这样从手段的雷厉风行学生会长嘴里吐出来。天气冷,他说话的时候脸上泛着白雾,那些雾气一直飘呀飘,飞往遥远的天际——就像当时诸葛亮的内心。他不记得当时说怎么回绝的,反正等恍惚过去,脑海里留存的唯一印象就是刘备说话时温柔的笑。明明是下雨的冷天气,关于那天的回忆却泛着暖光,橙色——就像雨天的热雾,一直暖到人心窝子里。

-
小天才难得的乱了心弦,连带着拿笔的姿势也别扭起来,很有把那可怜的钢笔折弯的意向。

你别是喜欢上他了。诸葛亮对自己说。诸葛孔明,你怎么这么没用呢。
鸵鸟把自己的脑袋埋入地底,不愿意正视内心真实感情。

他想着这些事情,抬头看刘备,和对方目光对上。他看着自己在对方明亮瞳孔里的倒影,有点发愣。刘备接连几个问题都敷衍着答。

-
“小亮亮?”
“嗯。”
“小亮亮看什么呢。”
“嗯。”
“那——”学生会长笑得弯了眉眼,拉过他握笔的手。少年指节白皙修长,独独握笔处磨出茧。刘备食指轻轻刮过磨伤的地方,动作轻柔至极。
“那你答应我吧。”
“嗯。——……等等!”
手被拉过终于回过神来的诸葛亮,头脑一热忽然发觉刚刚说了些什么。为缓解尴尬他只好一边抽回手一边辩解:“刚刚亮思考问题走了神,此话不算数!”

没想到刘备笑着就把他手拉回来,笑意柔和温暖却硬是让他看出两分奸商的气质。
“那可不行。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小亮亮莫非想反悔?”
诸葛亮心虚,咬牙答应:“……那亮加入学生会便是。会长现在可以放手了吗。”

他看见刘备笑得更开心了。
“可是刚刚小亮亮答应的不是加入学生会。”
“你刚刚答应的是,做我男朋友。”
那一刻学生会长终于露出了本貌,鸵鸟被迫抬起头,被炙热的感情抱了满怀。那人的笑与那个雨天重合,无论哪一个都令人温暖。

你还是喜欢他啊。诸葛亮心底的声音叹息着说。

-
诸葛亮觉得吧,现在粉切黑已经不算稀奇了。毕竟连蓝切黑都出现了,还有什么不可能呢。

不过亲爱的先生,别忘了你也是蓝发啊。

【云亮】恶人自有恶人磨 1


*又长又拖
*可能苏炸天我不管他们是天使qwqqq
*ooc预警
*含微信白
*文笔吃屎
*不会开车
好的看完啰里八嗦一大堆就可以出发了↓

-
要说诸葛亮这人吧,实在算不上讨喜。
别瞧他生得俊俊俏俏一副好皮囊整天在峡谷里浪,一般人却万不敢招惹。法师一哥的地位摆在那里不必说,满脑子计策也不是任谁都能招架得住的,最狠的不过那张嘴,两瓣薄唇一张一合,声线慵懒冰凉谈吐优雅不带脏字,吐出的话却往往恨的人牙痒痒。
等着瞧吧,恶人自有恶人磨。——被坑过的英雄们磨着牙后槽,狠狠地想。

(貂姐ooc预警)
-“哟,貂蝉妹妹早啊。今天的妆很好看呢。”
没暴露本性的诸葛亮一边动手清兵一边微笑着站在一个安全的距离向貂蝉问好。
礼貌而亲切,那张好看的脸上绽开一个温柔的笑,在阳光下显现出一丝少年的明媚朝气,不愧为稷下学院一代学妹杀手。
“真的吗?军师小嘴可真甜。”貂蝉心花怒放地交出瞬移离他近了点,连兵都懒得清似乎有和这个新gay蜜聊聊人生的意向。
然后她看见,诸葛亮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
这笑可真好看,平时清清冷冷的人儿一笑起来就像冰山融成水,滴进心窝子里。貂蝉身为美人都忍不住愣了,心想男孩子怎么可以好看成这个样子。
然后她听见诸葛亮优雅清冷的声线在耳畔响起。

“假的。脸上的粉扑了多厚啊迎风吹了我一脸。”
然后是系统的提示音:
【诸葛亮 击杀 貂蝉】

(貂蝉:mmp亏老娘还想跟你扩个gay蜜。)

-(韩狗子ooc预警)
晨雾缭绕,又是战局开端。
野区,是挥洒汗水和血的地方。注定了有人要为蓝爸爸决一死战。
比如诸葛亮和韩信。

诸葛亮看着自己打完野可怜兮兮的血条蓝条,再看看韩信刚回泉水一身神清气爽,顿时头都大了觉得这次反野可能要栽。
不我可是小天才,快想想办法。
于是他赶在韩信动手前挑眉一脸高深莫测主动打破沉默:
“韩狗子你是不是又跟李白吵架还抢他野了。”
“高人,不愧为诸葛算命大师!请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韩信立马中套,放下龙枪立地成佛。

诸葛亮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第一——”他说。“我可不是什么算命先生。第二……”剩下的话他没接下去。
他看着韩信脚下抢眼的红蓝buff,实在是没法直视韩狗子的智商。
傻子都看得出你们打了一架你还收了他红蓝buff。

想了想,他笑得狡黠开口指点道:“因为李白就在你背后。哎就那草丛,你跳三下过去就能戳中那儿。”
待朴实的韩信跳过去把草丛日了个遍都没发现李白的踪迹,看眼地图才知道对方其实在泉水。
再看诸葛亮,已经收完蓝悠闲地回自家基地了。
【您已被韩信拉入黑名单】

-(下一个就是赵云)
野区,万恶的野区。
赵云和诸葛亮面对面,两个都是满状态,身前一只咸鱼摊的蓝爸爸。
诸葛亮沉默了半天发现对面这人似乎不想武力解决问题,于是意思意思发了个“?”过去。

【诸葛亮】:?
【赵云】:好巧。军师要我帮忙打蓝吗?
【诸葛亮】:……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诸葛亮顿时产生了一种这是我傻儿子的错觉。
于是当下他野也不反了,捞住赵云就是一顿科普例如蓝多么重要啦只能给最重要的人啦blablabla,一直到这局结束才恋恋不舍地拍拍赵云的肩膀道再见。

打完之后聚会小天才都兴致勃勃,刘备捅捅他肩膀问他摊上什么好事儿了,诸葛亮轻轻地笑一声只道收了个儿子,长得比我还高。

也就是人走之后他才想起虎威将军赵云赵子龙似乎不像看上去那么弱啊。
但是当他意识到这点都时候,已经晚了。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当然都是后话。
—Tbc—

【云亮】建国之后不准成精

避雷
*农药峡谷日常
*ooc有
*文笔烂到爆炸
*接受以上那么跟着我跳xd

*野区
开局,野区就弥漫一种莫名蛋疼的气氛。二人一兽大眼瞪小眼互相看半天,谁也没有动手。
一只濒死的蓝爸爸唾手可得,对于诸葛·缺蓝·亮来说,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
——哦当然要忽略掉旁边笑得不怀好意的赵子龙。
握着扇子轻轻摇的手不知何时紧绷了,发白的指尖昭示着主人的紧张——只需一下平a蓝就到手,犹豫什么啊。诸葛亮内心斟酌了半天下定决心一挥扇子收了那只备受摧残的蓝爸爸,转头笑得很僵硬向赵云道谢。
“劳子龙费心了。”说完不自然地移开了脸。
——他的视线太过火热。

虎威将军闻言笑得像只狼。刚刚吃完肉的那种。
“孔明这是何说,子龙的蓝就是您的蓝。”

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军师在他的将军面前乱了阵脚,此番如蒙大赦,脚底抹油三段位移加闪现准备开溜。
却不想刚走两步听见赵云似若无意的补充。
“连您,都是子龙的。”

清秀的脸迅速被红云覆盖,直到诸葛亮走出野区撞到回泉水的刘备之前他都保持着这个状态。
不对啊这人真是我认识的那块木头赵戳戳吗。


*团战
【诸葛亮 击杀 刘邦   助攻赵云】
【诸葛亮 二连击破 韩信   助攻赵云】
【诸葛亮 三联决胜 张良   助攻赵云】
【诸葛亮 四连超凡 张飞   助攻赵云】
【诸葛亮 五连绝世 项羽   助攻赵云】
拖着一丝血皮的诸葛亮愣愣地看着被赵云承包的助攻,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最后他也只扯出一个复杂的笑容打了个哈哈——
“哈哈哈子龙辅助打得好棒”。一字一句刚正不阿,绝对没有心虚的成分在里面。
——赵戳戳我错了我不该抢你人头。

“军师乖,先回血。”
赵子龙忽然俯身在小天才耳边说了什么,撩人的声线惹得他脸又是一红。随后赵撩撩一脸沉稳地打横抱起军师,无视其他队友被虐到吐血的表情往回走。
——别问为什么不直接回城。他帅他任性。

挣扎无果之后顺从地被抱回泉水的小天才认真地思考着。
不是建国之后不准成精吗。那这木头怎么成精了。

队友:mmp。


*最后甩半截车头x

“子龙……子龙。”
“亮……看着我,看着我。”
不得不说晕乎乎的小天才满脸红晕被身上人压着任欺负的模样可爱极了。

建国以后不准成精。建国以后不准成精。听到没有建国以后不准成精。
诸葛亮被压着也不忘给自己洗脑。
不我一定是碰到了一个假的赵戳戳。他深沉地想。

“在想什么。”
赵云似乎有些不满身下人的分心,惩罚似地咬咬他的嘴唇,在胸前留下一片宣告主权的印记,斑驳又暧昧。
身下人立刻就发出一阵压低的呻吟。
“那么——我开动了。”恶趣味地挑弄着对方的粉红。

建国之后不准成精果然是骗人的吧!进入尾声前小天才在对方颈脖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愤愤地想。